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文苑
天门在望
作者:王月邦  发布时间:2014-02-11 15:59:35 打印 字号: | |
  南天门就如它的名字一样陡峻挺拔。许多时候,我站在通往南门峡的公路边,向东边的悬崖上眺望。每次每次,我看见的就那么一个圆形的石洞,在崖壁的最顶端,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这个峡谷里最容易使人流连忘返的,莫过于小河里潺潺的流水声。许多时候,我坐在南天门北边的青草坪上,听流水弹奏美妙的音乐,看高天上不时变化的云卷云舒,宠辱俱忘的感觉,始终萦绕在心头。

  我去过南方的许多地方,那里的岩溶景观别有洞天,拿钱也买不来的,东西还是人家的好啊!所以每次出游南门峡的时候,我不怎么把南天门放在心上。就那么一个石洞,想爬还爬不上去,呆呆地在下面看,实在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,不如去找那片青草坪,听流水的声音,看头顶的白云。

  有一次和朋友去南门峡,车过南天门的时候,朋友突然谈到了与此有关的一个神话传说,他讲得绘声绘色,并指点一些所谓的“遗迹”给我看。他的讲述引起了我的注意,便抱着一探究竟的冲动,在回来的路上,把南天门附近的旮旮旯旯看遍。

  南天门距南面的峡口不远,一箭之地,地貌上便有了很大的差别。就如南门峡的许多地方一样,这里属于海相沉积的石灰岩地层。很早很早的时候,这里埋在大海深处。地质历史上强烈的祁连造山运动,突然间打破了海底的宁静,使原本平缓的岩石层理,翻转成一个很大的倾角,山体浮出水面,海水渐渐退去,几百万年风剥雨蚀,终于变成了如今这般摸样。我们的远祖原本就是从海里爬出来,再爬到树上,再爬进山洞里,过了很久很久才实现刀耕火种的,又过了很久很久才走进南门峡的。这个过程说起来很长、很远,听起来也很费劲、费解,不说也罢。

  还是说说眼前的南天门吧。徜徉于幽深的峡谷,我们看见,矗立在两边的青山,西边稍缓而东边陡急,这跟河道的走向有关。原来没有水库的时候,湍急的河水不断冲刷东边的山体,加之碳酸盐岩石易溶于水,山根不时被冲蚀镂空,悬空的岩石在重力作用下不时崩塌,便形成了如今的悬崖峭壁。南天门也是如此,山顶的岩壁一如刀劈斧砍的一般,有限的雨水沿裂隙浸蚀,久而久之,中间的岩石塌陷掉落,便成为一个横穿两侧的天然门洞。门洞里面是或晴或阴的天空,如果站对了角度,很多时候,那里面还能冒出太阳和月亮。

  但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南门峡人来说,关于南天门的来历,或许他们更倾向于那个遥远的神话传说。大千世界里多少风光旖旎的景点,都往往与高不可攀的神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由此可见这种人神合一的乡土情怀是多么伟大。

 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南天门两侧的山是连接在一起的,这座山隔断了南门峡与外界的联系,峡内俨然一方世外桃源,人们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不知哪朝哪代,也不知从哪里窜出的一条妖龙,突然在南门峡兴风作浪,一时搅得天无宁日,人们不能安居乐业。天上玉皇大帝闻讯,意欲除暴安良,急遣二郎神杨戬出马,与妖龙对阵于南门峡。看架势是要动粗,这下热闹了!

  二郎神杨戬是天庭大将,玉帝的外甥,据说法术无边,撒豆成兵,通晓八九玄功,有七十三变,且阙庭有神眼,能洞察天上人间的一切伪装。早年劈桃山救母,受封清源妙道真君。因救母一事与舅舅不和,不愿住在天界,而在灌江口享受人间烟火。有这样的工作简历,说明这是个老资格。至于老到何等程度,这么说吧,二郎神两千岁的时候,我们所熟知的孙悟空同志刚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。这样看来二郎神的资格确实很老。

  打仗就得有真功夫,花拳绣腿靠边站。据说二郎神曾助武王伐纣,摆平了许多猛人,其中包括四大天王,立下汗马功劳后再封昭惠显圣仁佑王。有这样的先进事迹,说明这是个有大本事的人。至于大到何等程度,再端出那个老黄历你就知道,当年孙猴子一睁开眼就不知天高地厚,根本不把老同志放在眼里,攥一根大棒在天庭里寻衅滋事,严重扰乱社会管理秩序,结果被二郎神一顿穷追猛打,最后落得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百年的可悲下场,羁押在五行山监狱接受改造。这样看来二郎神的本事确实很大。

  二郎神调兵遣将,欲与妖龙决一死战,于是披挂停当,驾鹰牵犬,提三尖两刃枪,并召梅山六兄弟前来南门峡助阵。六兄弟谓谁?康、张、姚、李四太尉,郭申、直健二将军,帐下一千二百草头神。

  众神一齐上前,将妖龙团团围定。接下来的情景,我们在电视里见过,无非是从天上打到地下,从水里打到岸上,飞沙走石日月无光的那种打斗场面。妖龙见无路可走,便一头撞向南山,硬是在南山上撞出一道峡谷,落荒而逃。能把厚重的石山撞开,那要多大威力?现在横亘于南天门以北的这条峡谷,据说就是妖龙用坚硬的头颅创造出来的奇迹。这条妖龙如今还在南门峡,已脱胎换骨了,我曾量过它的身长,驱车足足走了半个小时,总算从尾走到头,路面不是很好,至少有六公里吧,就这么一个庞然大物。

  妖龙遁去,二郎神准备打一场持久战。他令梅山六兄弟占据有利地形,就近安营扎寨。如今南天门东边的山梁上,当地人称“五墩坡”的地方,有散兵线般排开的五个大土墩,像五位勇士扼守在咽喉要道,后山梁上还有一个大土墩,似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屹立在关卡。此即梅山六兄弟是也。

  总司令二郎神坐镇中军帐,肚子饿了想搞点饭吃。他命手下搬石支锅,生火做饭。至于当时做的是米饭还是面条,没看见就是没看见,我不能瞎说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将那把火烧得旺势一些,尽快把锅烧开,二郎神特意在崖壁上开凿了一条烟筒。 二郎神支锅造饭的地方,如今还留有呈“品”字型排列的“支锅石”遗址,石壁上似半圆筒状的“烟筒槽”也一直延伸到崖顶。每块“支锅石”有三间房那么大,其中两块还很完整,另一块不知被哪个不识好歹的给砸掉了,今天基本上看不到了。你说好端端的砸人家的灶干什么?你去砸饭碗试试?要知道二郎神可不是好惹的!

吃饱了,再接着打。

  妖龙窜上东边的山巅,二郎神弯弓劲射,把妖龙射下山来。至于当时是射在了头上还是屁股上,没看见就是没看见,我也不能瞎说。反正是由于用力过猛,那箭矢射穿妖龙后又把崖顶整出一个大窟窿,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南天门。这个洞的直径至少也在两米以上,可想而知那箭矢有多粗多长了,跟现在相比,这种兵器的厉害级别可能相当于导弹一类。

  二郎神高视睨步,牵着哮天犬乘胜追穷寇,龙肉好吃啊,咬咬咬!由于没抓牢拴狗的铁索,哮天犬所到之处,被铁索磨出一条长长的沟槽,从山脚一直贯通到山顶,即今“铁索槽”,就在南天门北边不远的地方。

  妖龙彻底认栽了,挨了打还丢了面子,这日子没法过了,便挣扎着爬到峡谷北边的一片旷地上,转过头来向后看,生怕二郎神又来打它,一副惊魂甫定的狼狈相。犯了错误不要紧,改了就是好同志嘛。

  一条巨龙的庞大形象就这样留在了南门峡,尾巴在现在的阿里庄后面,长长的身躯一直延伸到北边的东沟村,然后在那里扭了一下腰,使一个向右向后转,龙头又向南伸到却藏寺的北边。整条巨龙蜿蜒逶迤,气势磅礴!

  妖龙终于被降服了,这下消停了,太平了,好日子有盼头了。

  你太累了,也该歇歇了。二郎神把战马拴在西边的山坡上,卸下盔甲放在附近的石罅里,休息片刻,然后率领本部人马,鞭敲金镫响,人奏凯歌还。至今南天门斜对面的山坡上,仍留有二郎神“拴马桩”遗址,存放甲胄的石穴,民间称其为“二郎盔甲”。

  南天门,一个充满传奇和遐想的地方。风物长宜,日月映曜,一重门外,或是九霄。

  我常常纳闷,被二郎神降服的这条龙,应该是从水里窜出来的。水患是远古时候人们最为惧怕的自然灾害之一。南门峡燕麦川广阔平坦的土地,属于地质历史上的第四纪覆盖,种种迹象说明原先这里曾经存在过一个很大的天然湖泊。至于湖里是否有龙,那倒未必,值得注意的是被人敬若神明的湖泊有时候也会阴风怒号浊浪排空,人们便以为是妖龙作祟,需要有一个英雄横空出世为他们排忧解难,这个美好的愿望便寄托于公平正义的化身,寄托于嫉恶如仇的二郎神了。湖泊需要充足的水源,需要坚实的屏障,照此看来,南天门两侧的高山原本连在一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

  什么时候啊?当然是很久很久以前。那时候,由于地壳活动,南山上出现了一个断层,湖水沿着狭长的裂谷一泻而下,把一个干涸平展的湖床呈现到世人面前。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,是上天馈赠给南门峡的一份厚礼。好风水,好年景,好气象,趁着春天还早,快快播下金色的种子吧!

  南天门,燕麦川之咽喉,威远镇之锁钥。

  下次出游南门峡,不去青草坪了,还看南天门。
来源:互助县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葛恒美